最新调查显示:四成美国医生职业倦怠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张 伟

工作忙、强度大、随时可能面临生离死别,这些因素都让医生倍感压力。美国著名医学网站Medscape公布的《2019年美国医生职业倦怠、抑郁和自杀报告》,调查了美国29个专科的1.5万名医生。结果发现,44%的医生有职业倦怠,11%有普通意义上的抑郁,即经常感觉情绪低落,4%的医生有临床抑郁症。

究其原因,主要与行政类工作太多、工作超时、处理电子病历、缺乏尊重以及报酬低有关。其中,女医生职业倦怠比例更高。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精神科专家卡罗尔解释说,第一,女医生更可能承认自己的精神健康问题,也更愿意寻求帮助;第二,在平衡工作和生活方面,女性一般比男性面对的挑战更多,尽管现在越来越多男性承担起了家庭责任,但总体而言,女性的担子更重。

医生们应对职业倦怠的方式不同。好的方式可以改善情况,不好的只会暂时缓解症状,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运动和向亲友倾诉是用的较多的方式,也是比较积极的。抑郁的医生中,半数以上表示不会影响患者就诊,2/3承认会影响工作,1/4称为患者做记录时没那么仔细,14%说抑郁时会犯一些平时不会犯的错。更令人担忧的是,大部分医生出现职业倦怠或抑郁不会寻求帮助。一名医生说:“医学培训教会我们隐忍,所以医生们不会去寻求帮助很正常。大部分医生工作繁重、不满意,他们都不会说,只是将所有这些都自行正常化,假装让一切看起来没那么糟。”

那么,该如何提升医生的幸福感,避免倦怠呢?近日,美国心脏学会、美国心脏病协会、欧洲心脏病学会和世界心脏联合会发布了意见。四个学会认为,医生存在职业倦怠,会提高医疗差错率,降低医疗质量、患者满意度和同理心。只有不断提高医生的幸福指数,才能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所以呼吁采取全球行动改善医生的健康状况,减少职业倦怠。

四个学会敦促卫生保健组织,积极实施预防临床医生工作倦怠的策略。比如,建立一个组织基础设施,使临床医生能茁壮成长;为医生提供疏解心理问题的机构;医学会也可以为医疗机构提供建议,倡导有意义的卫生政策变革;开发专用工具,以提高实践效率或临床医生知识体系;扩大多样性和包容性的倡议,以改善临床医生被重视感和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