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名家把经典名方传承下去

林兰

有人说,现在中医不号脉、不看舌苔了,这是不对的。望闻问切是中医诊疗非常重要的手段,阴阳、五行、八纲、辨证论治,这些既是中医理论的基本特色,也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时代在变迁,病种也在变化,但中医很多经典方剂依旧能够发挥很大作用。在大学时代,程门雪、金寿山、张伯臾等中医名家活用经典名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程门雪老师善用白虎汤(注:清热剂),是中医温病学派的代表。1975年我在河北涿县第四医院(传染病医院)实习时,有一位乙脑病人,高烧39℃以上,持续几天不退,抗生素也不管用,医院建议送北京救治。当时有个医生说:“要不请中医林大夫试试?”见到患者,我发现他的状况很符合程门雪老师在课堂上所讲的,于是就给他开了白虎汤。患者吃了一天后,第二天体温就降到38.5℃,再后来高烧就退了。

张伯臾是经方派,中医经方用得非常好。有一次,我的门诊来了一位痘病患者,脉沉迟,心率最低每分钟只有26次,医院都准备给他安装心脏起搏器了。我用上张伯臾老师说的经方,效果非常好,避免了患者安心脏起搏器的痛苦。上海中医学院老师们的经验方,在我一生行医过程中都得到了验证,十分有效。

大学期间,我曾有幸跟诊张伯臾老师在曙光医院实习。张伯臾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看病非常仔细。实习期间,有一天有个15岁的女孩由父亲带来看病,说是月经不调,让我给她开一剂活血化瘀的药物。当时,我心想15岁孩子能有什么事,就按照她父亲的要求给她开了活血化瘀的方子。方子拿给张伯臾老师看了以后,他没有说什么,而是过去又看了看那个女孩,然后对他们说:“再去做个妇科检查吧!”检查结果一出来,吓得我冒了一身冷汗——原来这个女孩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按照我原来开的方子,这一剂活血化瘀的药物下去,十有八九就要流产,可能要出人命的呀!

当时我们在病房里实习,各位临床带教老师都非常严格,不仅要求每个人对所管患者的病历熟记于心,还会随时提问各项知识点。有一次我带组查房,碰到一位血液病患者出现发热。老师问:“能不能用氯霉素?”我们十几个人没人应声。老师气得把病历一下摔到桌上,吓得我直哆嗦。我当时不敢确定能不能用,只知道氯霉素是抑制血象的,由于我是组长,就小声说:“不能用。”“为什么?”我回答:“患者血象低。”时至今日,当时的场景我仍记忆深刻。

五六十年过去了,老师们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无私地把拿手绝活教给了我们,他们教授的一些药方,我现在都还在用,而且效果十分显著。(连载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