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趾截掉竟然不出血,原来是……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内分泌科主任 王富军

五一节后上班第一天,我出东院门诊,看了一位糖尿病足患者,很是触目惊心。

患者是位62岁男性,吸烟史40年,糖尿病史16年。1年前右足拇趾因外伤引起甲沟炎,后来破溃、感染,开始伤口很小,到医院做了简单处理就回家了,回家后感染加重,并波及第二趾、第三趾。患者感到事态严重,从网上查到外省某医院,于是不远千里去住院治疗。医生给予局部清创换药和输液治疗,并内服、外敷中药,却不见好转,逐渐波及到趾根部及其他足趾,于是医生就把最严重的右足第三趾给截掉了。

“奇怪的是,截掉一个脚趾却没有流血。”家属说,“截掉第三趾后,其他足趾感染、破溃、坏死仍在加重。后来第二趾被截掉、拇趾被截掉,最后第四趾、第五趾也一起被截掉……那个医院的医生就知道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地截。没有脚趾了,伤口依然不愈合,怎么办呢?再往上截吧。唉,住院1年,花了70多万,现在就剩下一个脚跟了,而且脚跟也‘黑’了。”

“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通过我家侄女(我院护士)来了这里。大夫,请一定把我的脚跟保住啊!”患者说。看到患者无助的目光,我也一阵心酸。

问病史,患者5年前即开始出现间歇性跛行,近2年跛行距离只有50米,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下肢缺血表现。再看现在的患足:大部分已被截去,颜色灰暗、冰凉,足背动脉、胫后动脉、腘动脉均未触及,可见缺血严重。此时不进行血运重建,其他治疗基本都是徒劳的。

患者入院后3天,我们在综合治疗的基础上,及时为患者进行了介入治疗。手术难度很大。我们首先选择了右侧股动脉顺穿,在穿刺针里打造影一看,右股浅动脉完全闭塞,未见开口;于是又选择左侧逆穿翻山的方法,可左侧髂动脉局限闭塞,没有入路;于是选择左侧肱动脉入路再试试,最后终于开通了完全闭塞的股浅动脉,恢复了直达足部的血流。患者当即感到疼痛缓解,伤口有望近期愈合。

我们穿着20多斤重的铅衣,站了4个多小时。手术结束时,已经下午三点了,我们都忘了还没有吃中午饭,虽然很累,但保住了病人的肢体,挽救了病人的生命和家庭,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在此,也呼吁全社会关注糖尿病足,做到早预防、早治疗、正确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