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林兰讲述志同道合的爱人

在大学期间,我遇见了相伴一生的爱人——苏诚炼。我们俩一起从上海中医学院毕业,又一同进入北京广安门医院,后来又共同投身于内分泌领域的事业,相知相守,共度一生。在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中,他不仅是我的爱人,更是我志同道合的挚友。在此,我想和读者分享他的二三事。

不管在什么岗位上,苏诚炼都兢兢业业,组织需要在哪就往哪去。广安门医院从1964年开始,新分配来的年轻医生都要下乡。因日常工作表现优秀,他被医院委派负责带队去北京的房山。正是这一年的辛苦工作,让别人对他更加认可,他也收到了很多的奖状和感谢信。此后十多年间,他先后多次带队参与各类医疗卫生活动,我们俩也是聚少离多。为此我没少埋怨他,当然其中也有一些趣事至今值得回味。有一次,他带队到农村开展“四清运动”(即清账目、清仓库、清财物、清工分),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可以说是“披着棉袄出去,穿着衬衫回来”。由于当时的物质条件也不好,他全身衣服磨得破破烂烂的,有一次到山东济南出差,宾馆还因为他穿得太破烂不让他进,而闹出了笑话。

老苏做事非常认真。不管是紧急任务还是长期任务,他都一丝不苟。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由于地主家庭的出身而受到冲击被关进“牛棚”,依旧保持兢兢业业的态度,别人叫他做什么,他都做得很认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了响应毛主席提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号召,北京各大医院派出医疗队到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安徽、山东、河南、云南、青海、西藏、新疆、宁夏、甘肃等地,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为当地人民群众看病治病。苏诚炼就多次带领医疗队前往西北地区。每次需要他带队,他从来没有犹豫过,总是接过任务就立即出发。

有一次去西藏阿里地区支援,他一去半年杳无音信。阿里地区地广人稀,为了防狼和土匪,医生也要带枪出门,在一次外出看病时,他被村民误认为是土匪,差点擦枪走火丢了性命。我事后听了仍揪心不已,每次他带队出差我唠叨两句,他就说:“你别拉我后腿,这是工作的需要。作为一个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后来,他成为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首批派往非洲坦桑尼亚艾滋病医疗队的第一任队长,用中草药治疗艾滋病,为中坦两国友谊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中医药走出国门、在非洲大地上发光发热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从生孩子,到带孩子上学,至少十年时间,在我最困难的时期他都经常不在身边。但我知他、懂他,也支持他,他也时常给我鼓励和安慰。当我在临床上遇到困难或难题,他会给我出主意。把抗心梗合剂研制成针剂,就是他的主意。我记得在我坐月子期间,他又接到任务外出调研,预计需要近一个月时间。为了尽快回来照顾我,他日夜兼程,不到两个星期就完成任务回来了。那时我们的生活条件并不宽裕,我的工资收入每个月是56.5元钱。那次他回来,为了给我增加营养,特地从外地买了一只鸡。我清楚地记得,他穿着一件大衣,后面背着一颗大白菜,前面抱着一只鸡,满身的鸡毛,一进门给我吓了一跳。

苏诚炼于2016年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这一辈子,不管在什么岗位上,他都不求名利。在他调任中医研究院担任科研医疗处处长期间,为了避嫌,特意给自己立了几条规矩:不搞课题,不招学生,不申请住房。他曾经对我说,他的梦想就是始终当一名临床医生,去治病救人。(连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