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强药物管理,没处方买不到紧急避孕药

受访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生殖调节/计划生育科主任 陈素文 中国性学会青少年专委会委员 黄莉莉

本报驻日本特派记者 刘军国 □本报记者 田雨汀

紧急避孕药,也叫事后避孕药,是防止意外怀孕的紧急补救用药,并不能当作常规或首选的避孕方法。随着性观念的开放,人们对于紧急避孕药的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不仅药店可以轻易买到,销量也不断上升。数据显示,2016~2018年,我国避孕药销售市场中,紧急避孕药占近六成以上,短效避孕药类占市场近三成以上。这说明国人更习惯事后避孕。每年寒暑假期间、法定长假、圣诞节和情人节之后,紧急避孕药在我国的销售额都会急速上升。全球统计数据则显示,2020年全球紧急避孕药市场规模达到了33亿元,预计2026年将达到4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1%。其中,亚太地区是紧急避孕药最大消费地区。但在亚太国家里,日本对避孕药的管理却十分严格,不仅没处方买不到,价格也动辄几百、上千元。

在日本,没处方买不到紧急避孕药

在日本,女性想购买紧急避孕药是件非常难的事。以前,女性只能在医院购买紧急避孕药,后来虽然允许了药店售卖,但原则上仍必须拿着医生的处方去买。日本紧急避孕药的价格也相对高昂,目前只有两家公司的紧急避孕药获批上市,且不属于健康保险对象,所以价格也在6000日元到2万日元不等(1元人民币约合17日元),相当于买一盒药要上百甚至上千元人民币。

如此严格的管理,也引发了日本民众的热烈讨论。日本一个民间团体曾在2020年10月向时任厚生劳动省大臣的田村宪久提交了一份请愿书和约10万名网友的签名,要求可以在药店自由购买紧急避孕药;2020年底内阁会议决定的第5次男女共同参与基本计划中,加入了讨论即使没有处方也能在药店买到紧急避孕药的机制,旨在防止性暴力等导致的意外怀孕。

但是,有不少人认为,如果紧急避孕药能轻易买到,可能会导致药物滥用或性行为无节制。日本妇产科医会副会长前田津纪夫表示:“如果能轻易得到,相信吃紧急避孕药就能避孕的人恐怕会增加,最后导致滥用。”他尤其担心,男方在发生性行为时不再避孕。

前田津纪夫还对药物效果持怀疑态度。他自己也开了一家妇产科医院,也开过紧急避孕药,“这种药避孕效果理论上来说有八成左右,但有好几例服用后还是怀孕了,所以实际效果可能更差。”他强调说:“有必要让大家清楚地知道,这只是非常时期使用的药物,不能作为日常性的避孕方法来看待。”而且,虽然药物副作用不强,但会引起月经不调,频繁服用可能会导致身体有更多不适。

随处可买埋下多种隐患

相比日本,紧急避孕药在我国是非处方药物,几乎线下每家药店、线上多数购物网站等都可以买到。记者走访多家药店了解到,一般情人节、七夕、寒暑假等是紧急避孕药的销售高峰期,顾客中不少看起来像是大、中学生。

由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2019~2020年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显示,大学生群体中对于不同避孕方式中知晓度最高的是男用安全套,达到91%;其次是紧急避孕药,为77%。中国性学会青少年专委会委员黄莉莉与《生命时报》记者分享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故事。她在外讲课时,有大学生向她提问:“老师,我女朋友吃了很多次紧急避孕药,我担心她的身体健康,有没有什么‘解药’呢?”

“从这个提问就能看出,我国性健康知识的普及度远远不够。”黄莉莉说,我国每年人工流产数达1300万,50%都是25岁以下的女性,且高危人工流产比例高达30%~40%,排除没有任何事后避孕措施的,这一定程度上说明紧急避孕药的失败率很高。有药企数据显示,我国紧急避孕药销量远高于口服短效避孕药,这与市场上紧急避孕药的大力宣传有很大关系。再加上性话题的私密性,大部分女性没有通过合适的渠道获取正确、科学的避孕知识。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生殖调节/计划生育科主任陈素文也指出,对紧急避孕药认知不充分是一个普遍现象,大多数无防护性行为都发生在未婚育的女性中。因为紧急避孕药易于获取,加上“完事后吃颗药就行了”的错误认知,导致许多年轻人对无防护性行为有恃无恐,对性生活约束和节制不足。世界避孕日网站公开的调研数据显示,82%的女性在过去一年中发生无保护性行为;58.1%的女性认为安全期或体外射精造成避孕失败的风险很小或完全没有风险;69.2%的女性在过去一年中使用过紧急避孕药,49%的女性使用达到2.5次/年;40.1%的女性高估了紧急避孕药的有效性;30.4%的女性从未听说过口服短效避孕药。

陈素文说,紧急避孕药的孕激素含量相当于常规避孕药孕激素含量的6倍, 经常吃可能导致很多问题。1.激素类药物会影响内分泌。服用后易出现月经紊乱、不规则阴道出血等情况,很多人可能会把出血当成月经,从而忽略了避孕失败的可能性。2.生化妊娠。受精卵仍然会形成,但未在子宫内着床,超声检查时并无怀孕迹象,升高的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也会很快降回正常水平,但最终还是会流产。人工流产可导致盆腔炎性疾病、继发不孕、不良妊娠等多种并发症,人工流产后女性还需要承受心灵上的双重伤害。3.宫外孕。服用药物后会影响输卵管的蠕动速度,受精卵在通过输卵管时若受到干扰,不能如期进入宫腔,就会出现异位妊娠的情况,也就是宫外孕。宫外孕是早孕期孕产妇死亡率第一的疾病。

加强监管,同时选择更高效的避孕法

两位专家表示,虽然我国正在努力推广“流产后的关爱”,即在女性流产后宣传推广正确的避孕知识,但更重要的是提前开展全面的性教育,普及高效避孕知识,减少流产的发生。避孕不只是女性的事,不论男女,都应该学习正确、安全、有效地避孕,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在于推广长效、高效且可逆的避孕方法。

“目前,国家提倡保护生育力,尽量减少非医疗原因的妊娠终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政策的实施可能会导致更多人选择紧急避孕药,这种情况下,为防止滥用,加强监管是有必要的。”陈素文说,紧急避孕药只适合在无保护性行为发生后72小时内服用,服药越早,预防妊娠效果越好,但不是常规或首选的避孕方法。紧急避孕药在药店随处可买,且与购买处方药不同,药房通常不能为购买者提供就医指导,也不会向购买者强调注意事项,这会滋生很多隐患。相关部门可考虑出台相关规定,要求药店销售人员告知购买者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和问题。

黄莉莉推荐了几个高效可逆的避孕方法。1.皮下埋植剂:一种激素避孕法,由医护人员将1或2个能释放激素的小型弹性硅胶囊管埋在上臂皮下,避孕有效率高达99.95%,有效期长达3~5年。2.宫内节育器:一种小型的含有铜丝线或铜柱的T型装置,放置在子宫内,通过释放铜离子影响精子活动或阻止受精卵植入子宫内膜,避孕有效率高达99%,可放置5~10年,期间可随时取出。3.短效口服避孕药:需要每天服用一片,有不同类型可选,按说明正确使用后有效性高达99%,安全又方便。4.安全套:与短效口服避孕药相比,安全套的可靠性及避孕效果没那么高,但其是能够防止性传播感染(如艾滋病)的唯一避孕方法。

陈素文提到,许多日本女性会选择宫内节育器,一次放置可使用三五年甚至七八年,这对身体的伤害远小于紧急避孕药,取出后也能快速恢复生育力。目前,宫内节孕器有很多种,不仅有适合未婚未育女性的,也有适合人工流产后的、已婚已育的,甚至有用于治疗妇科疾病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指出,女性在避孕措施选择上通常处于弱势地位,但性交是伴侣双方的行为,男性也有责任使用避孕措施,比如戴安全套、结扎手术等,不应让女性独自承担避孕的责任和避孕失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