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娃”毁了孩子未来

本报特约评论员   张铁鹰

如今,以展示“萌娃”为主要内容的网络账号越来越多,不少家长跟风将孩子打造成“网红”,并通过商务合作实现流量变现。随着萌娃短视频爆火,大量的广告也随之而来,一些账号主页上开始出现“好物推荐”“找我官方合作”等标识。这也导致一些父母将展示“萌娃”当作生意来经营。有运营儿童短视频账号的家长表示,“靠娃就能月入15万元”。

“啃娃”现实,让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不健康的功利性育儿驱使下,家长们的“晒娃”攀比欲,很容易被现代网络经济所掌控,而流量变现又促使一些家长,争先恐后地把“萌娃”当成生财之道。这种看似现代,甚至前卫的行为,其实很传统。

王安石笔下的方仲永,是个5岁即能作诗的“神童”,却被父母当成“摇钱树”,每日被父亲逼着“环谒于邑人”,四处拜访他人,而不学习。很可惜,待方仲永成年时已经“泯然众人”,相比他人没有出众的才能了。方仲永的父母就是不折不扣的“啃娃族”,他们亲手用自己的贪婪,毁掉了天才少年方仲永幸福和光明的未来。今天,那些努力要把孩子打造成“网红”的家长,像不像方仲永的父母?那些为网友们带来笑声、为父母带来钱财的“萌娃”,会不会成为可怜的方仲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被父母和商家刻意打造成“网红”的孩子,比方仲永还可怜。方仲永没有“对手”,而混迹于同质泛滥的短视频,挣扎于父母“不进则退”比拼中的“萌娃”,只能按照拔苗助长式的设计,身不由己地“另辟蹊径”。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情况,诸如2岁孩子“吃播”、穿着尿不湿的萌娃下厨房做菜等。

曾有一名二年级小女孩在诗中写道:“我们孩子就像机器人被大人控制着。”这是小女孩作为“机器人”的抗议。如果父母坚持“啃娃”不止,那孩子的天真无疑会被彻底“吞噬”。

“啃娃”的危害不止于此。从小习惯于“徜徉”网络的孩子,日后很容易不学无术,沉不下心来读书;今天热衷于拍短视频的“萌娃”,长大后很容易投机取巧,难以脚踏实地劳动。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高喊要实行素质教育,可不断前移的“起跑线”,日渐喧嚣的“啃娃”风潮,已经证明,某些人追求的所谓“素质教育”,只是为了让孩子拥有各种炫耀的“才艺”。若此种不良风气未及时得到遏制,家长不健康的“网红”心理未彻底纠正,那么,许多孩子的未来将变得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