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医疗需要走入快车道

受访专家:北京康复医学会会长 桑德春

本报记者 牛雨蕾

按照国家卫健委此前发布的《康复医疗服务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从2022年1月起,北京市等15个省市作为康复医疗服务试点地区,要在康复医疗服务体系、多元化服务模式、专业队伍建设、价格支付等支持政策方面积极探索创新,先行先试形成示范经验和典型做法。

康复医疗供不应求

康复医学与预防医学、临床医学、保健医学并称为“四大医学”,是运用多种手段促进残疾人及患者康复的医学学科,以改善躯体功能、提高生活自理能力、改善生存质量为目的。

北京康复医学会会长桑德春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康复医疗行业对患者、家庭、社会,都有很大好处。”它不仅改善患者的躯体功能障碍,还能极大地缓解家庭对患者的照护压力,还原患者的社会功能,让一部分人继续为社会做出贡献。“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我们更应重视康复医疗。老年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容易生病,生病容易造成残疾,尤其是严重残疾,给患者带来痛苦,给家庭和社会带来负担。”桑德春表示:“这些问题就可以通过康复医疗得到不同程度的解决。”

但我国康复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学者在论文《中国康复医疗服务体系的发展历程》中写道:“长期以来,康复医疗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短板。”我国康复医学起步较晚,

1982年才第一次引进现代康复医学的理念——原国家卫生部选择若干医疗机构试办康复中心。2008年,国务院召开医改方案座谈会,中国康复医学会协调有关专家,促成了“防、治、康三结合”的医改指导方针。随后,一系列鼓励和推动康复医学发展的政策陆续出台,但行业供需不平衡的现象一直存在。

从供给端来看,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2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截至2019年,我国有康复医院706家,且大部分规模较小,586家为200床位以下的医院,占总数的83%。从业人员方面,共有67772人,其中护士23403人,执业(助理)医师14661人,执业医师仅12657人。

与此相对应的是,需求端逐年攀升的人数。从慢病患者的康复需求来看,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我国约有2876万卒中患者。在现有医疗条件下,卒中患者经及时、规范的治疗后,生命能得以延续,但往往会留下肢体、运动、语言障碍等后遗症,需要长期甚至终生进行康复治疗。老年人群的康复需求方面,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2.64亿人,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超过4000万人。

一些医院尝试转型

为加快推动全国康复医疗服务发展取得实效,《方案》指出试点任务包括:增加提供康复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和床位数量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加强康复医疗学科能力建设等理论研究方面;加强康复医疗专业人员培养培训等队伍建设方面;创新开展康复医疗多学科合作模式、加快推动居家康复医疗服务发展、积极推动康复医疗与其他服务的融合发展等模式创新方面;完善康复医疗服务价格和支付机制等支付模式探索方面。

“其实早在这个方案公布前,就有地区尝试做康复医院转型了。”桑德春提到:“北京地区已有三批共20多家医院转型——大部分原本为二级医院,有些条件好的一级医院、社区服务中心也在尝试,获得了一些可推广的经验。”

2021年底,一篇分析北京某转型康复医院的论文称,转型过程中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形式,例如聘请专业团队定期指导、选送治疗师进修、增加康复培训等,使康复治疗师队伍快速提高、康复医疗服务质量快速增强。

浙江、海南等多个省市陆续出台了相关试点方案。2021年10月30日,浙江省卫健委等多个部门联合发布《浙江省加快发展康复医疗服务实施方案》提出,推动医疗资源丰富地区的部分一级、二级医院转型为康复医院,支持和引导社会力量举办规模化、连锁化的康复医疗中心,要求“十四五”期间,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地级市至少设置1所二级及以上康复医院。2021年12月9日,海南省卫健委发布《海南省康复医疗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确定海口、三亚、儋州等9个市县为试点,海南省人民医院等6家医院为试点医院,要求三级医院康复医学床位占医院总床位数不得低于3%,二级医院不得低于5%。

未来需做好四点

桑德春认为,目前我国康复医疗尚在探索阶段,需要各试点地区管理人员、行业专家、人民群众等的集体智慧,总体来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做好康复医学基础研究,制定符合康复医学规律的治疗规范和标准。桑德春说:“我国的康复医疗还比较‘年轻’,做好康复医疗服务的标准化,不仅能起到规范医师行为和行业的作用,还能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增进和国外学者的交流,促进整体学科的发展。”

其次,明确医疗服务内容,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康复医疗服务。桑德春说:“康复医院转型过程中要尽量避免形式化,转型为康复医院的医师、护士们要有观念上的转变,按康复医学的规律去做,以功能障碍的恢复为核心,体现康复医学的内涵,不断提高康复治疗技术、康复服务能力。”

再次,加强队伍建设,灵活处理相关人员的执业范围。桑德春说:“康复治疗师的缺口已有所缓解,但康复医师仍旧十分短缺,应想办法解决康复医师认证、准入问题,以满足康复医学发展的需要。”

最后,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充分发挥民营医院的作用。“现在很多民营医院康复医疗都做得很好。”桑德春认为,要给民营医院机会到市场上参与竞争。“《方案》中也有相关表述,我们应该将所有资源‘纳入一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