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气神,养肾大药

数据显示,目前慢性肾脏病位列全球死亡率第11位,专家预计,到2040年,慢性肾脏病将成为全球第5大致死病因。我国慢性肾脏病的发病率不容乐观:患者总人数已超过1亿,需要接受肾脏替代治疗的终末期肾病患者有150多万,并以每年新增12万~15万的趋势持续上升。慢性肾脏病已与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肿瘤一起,成为威胁民众健康的常见重要疾病。肾脏既是人体清洁工,也是人体平衡器。中医认为,冬季万物蛰伏,主收藏。肾是人体主收藏的最大功臣,它既要为冬季储备能量,又要为来年春季积蓄力量。因此,冬季一定要加强对肾的保养。慢性肾脏病如何治疗,健康人群又该如何养肾?本期,《生命时报》特邀首届全国名中医、江西省中医院主任中医师皮持衡教授,教大家如何养肾护肾。

秉承家传,立志岐黄

曾祖父是中医,善歧黄之术,祖父及父亲皆承袭祖业。受家庭影响,加之从小体弱,皮持衡从小就接触医药,对中医药感情深厚,产生“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愿望。1959年,皮持衡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江西中医学院(江西中医药大学前身)中医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江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

初出茅庐的皮持衡,在一次医院病房值班时,遇到一位重症患者,有点不知所措,后经前辈指点,最终帮患者渡过难关。经过这件事,皮持衡觉得自己有很大不足,决定到上海第三人民医院(现仁济医院)学习进修。进修期间,他接触到大量肾病患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现阶段西医学治疗方法有限,通过回忆既往的师承跟师中,发现中医治疗尚有大量可发掘空间。而江西省当时没有专业的中医肾病团队,致使病人盲目投医,轻信各种偏方,到头来病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重了,创建一个专业的中医肾病团队迫在眉睫。皮持衡决定主攻肾病,于1992年在医院开设肾病科并负责科室的全面工作,成为当时江西省首家拥有中医肾病专科的医院。

近30年来,皮持衡创建的肾病科,由最初的10名医护人员、20张病床,发展到现在60余名医护人员、90余张病床。科室从单一的中医药诊疗模式,到现在能开展中药灌肠、中药熏洗、中药涂擦、坤土益肾健脾法等10余种中医药防治肾病的特色疗法。

“五论”法治疗慢性肾病

据2012年王海燕团队(北大医院肾内科)调查发现,我国慢性肾病发病率为10.8%,呈逐年上升趋势,且人群知晓率低,不足15%,致使很多病人错过了早期的干预治疗。

皮持衡认为,慢性肾病发病率如此之高与慢性肾病特点密不可分,现代医学将慢性肾病分为原发和继发,其中继发性肾病占据很大一部分,比如像高血压、糖尿病、高尿酸血症、类风湿等这类疾病,如果其原发病控制不良,最后都会影响肾脏。中医学认为,“五脏之伤,穷必及肾”,加上现代生活节奏快、压力大,饮食多肉少素,多无机少天然;习惯上是晚睡晚起,常“以妄为常,以酒为浆”,这一切都对肾脏产生了巨大的损伤。

学术上,皮持衡主张“循古拓今,师宗不泥古”“博采众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制方用药上,善于相承相反、以补配消、以塞配通、以温配清、以降配升,对中医肾病的认知形成了独到见解,提出肾病证治“五论”:一是慢性肾病以“脾肾为本”论;二是慢性肾病病机“虚、湿、瘀、毒”论;三是多途径治疗与治法交替论,主张补泄交替、敛散交替、补脾益肾交替等;四是选方择药参考“中药与方剂药理”论;五是善后调理“重视脾胃”论。针对肾系病证自研创立“肾衰泄浊汤”“肾药3号”灌肠液,制定“三仁肾衰泻浊方案”,创立辨治肾性蛋白尿验方3首,已成为临床常规治疗用药。

皮持衡表示,目前现代医学对非替代治疗期的慢性肾脏病治疗手段相对单一,主要是使用RAAS阻断剂、激素、细胞毒及一些改善微循环药物进行治疗,其中的激素及细胞毒类药物在带来疗效的同时,也带来许多不良反应,如感染、骨髓抑制、肝功能损害等。而传统中医药不存在上述问题,特别是针对早期肾脏病更具优势。

1.中药不存在西药如此大的副反应,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监制”西药所引起的副反应。慢性肾脏病是一种不可治愈性疾病,无论是使疾病好转、基本缓解或延缓肾功能减退的进展,均难免需要长期用药,所以对于慢性肾脏病的药物治疗,重要的是安全性和疗效。

2.中医药治疗途径较西药更为广泛,传统西医一般是口服及静脉给药,而中医药还可以进行针灸、药物敷贴、药浴、灌肠等方法,多途径的治疗更有益于慢性肾脏病的治疗。

3.现代医学在治疗慢性肾脏病时,除了副作用大,还有一个最大弊端就是易复发,肾脏病发病机制就是免疫功能紊乱,而中医药治疗慢性肾脏病是通过增强患者自身的抗病能力,调整免疫功能,改善患者的内环境,所以病情稳定后一般不易反复。

当然,现代医学也有优势,比如检查检验、对于终末期肾病(尿毒症)替代治疗(血透、腹透、肾移植)等。

不想得肾病,要及时补虚

“肾病的基础还是肾虚”,皮持衡主张,日常养肾需从以下方面入手,并着重补好“虚”。

起居顺四时,饮食尚天然。对于肾虚者的养生,他提出两点忠告:一是早睡。因肾主藏精,按时睡眠对肾的保养和恢复特别重要。睡得太晚或睡眠质量不好,肾就藏不了精,肾是人体的根本,肾精不足,健康就没有了保障。二是饮食清淡。咸味入肾,鼓动肾气,如果饮食过咸或味道过重,则肾气受扰,难于秘藏,久之就会造成肾虚问题。“‘清淡养生’对于肾虚之人更需注意,这也是现代人最容易忽视的问题。”皮持衡多年来坚持早睡早起和午休的作息习惯,不管工作多忙,他在子时前(晚11时)一定按时入睡,中午也在办公室或书房小憩片刻。他认为,子午两时是阴阳交替之时,此时睡眠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他提倡根据季节调整睡眠时间,即《黄帝内经》所提出的春夏晚睡早起,秋天早睡早起,冬天早睡晚起。但他认为,对于早晚的把握是有时代差异的,古人的早睡是在晚七时左右,晚睡也是在九时以前,现在可根据个人的习惯适当往后推迟1~2小时,早起晚起也应理解为天亮即起,否则,长期与自然失于协调,身体健康也就容易受损。对于饮食,他崇尚天然顺季节的绿色食品,认为这也是一种“天人相应”。他不吃保健品,也不主张药养,认为药物均有偏性,只用于治病养病,不适合养生。正如药王孙思邈所说:“药势有所偏助,令人脏气不平,易受外患”“药性刚烈,犹若御兵”。他特别强调饮食中主食的重要,主张饮食谱宜多样化,即《黄帝内经》所提及的“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饮食结构不能颠倒。

宽容少烦恼,和谐促健康。皮持衡认为,现代人应特别重视心态及人际关系对于健康及养生的影响,也就是古人所说的“仁者寿”。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人们的心理普遍趋于紧张、焦虑,导致很多心身疾病。这时,要学会多一份宽容,多一份淡泊。心理平衡是生理平衡的基础,一个人的胸怀与他的健康息息相关,胸怀宽广者多寿。 “精神的宁静愉悦及宽容的心态,可以提升人的免疫功能,促进‘阴平阳秘’,是养生养肾大药。”犹如庄子所说:“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淡泊名利的“药王”孙思邈寿高142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生活中的皮持衡,喜欢旅游、爬山,退休后,每年暑期都会携一家老小在井冈山避暑小憩,全家其乐融融。

独崇“精气神”,安谧促延年。在皮持衡家里,一幅额匾赫然在目,上书刚劲有力的“精、气、神”三个字。一眼即可看出,其对这三个字的独钟。他说:“天有日、月、星三光,人有精、气、神三灵,缺一不可”。借以养生延年,值得为之:即养精、聚气、凝神。皮持衡认为,就人体而言,精、气可理解为肾精所生之肾气,“精者人之本”“肾为精血之本”,所谓“肾主藏精化生”。人之衰老,衰老快慢,寿命长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肾精所化之肾气的强弱。精气旺盛,不易衰老,即老亦缓,故易长寿;反之则未老先衰,寿命亦趋短缩。神者,即为心神,养心则凝神,排除杂念,不仅有助工作学习,也达到了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及延年益寿的目的。

最后,皮持衡通过本报呼吁读者:“贻养精气神,安肾度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