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新局下的循证决策思考

WHO有关负责人近日认为: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未来演变仍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世卫组织正在考虑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目前,我们显然仍处在大流行之中,这一病毒依旧危险。

循证决策(Evidence-based policy making)是近年来在政府决策中兴起的一种决策方法,目的是使政府的政策更具理性、科学性,使决策建立在经过严格检验而确立的客观证据之上,进而提高政府的决策质量,确保政策实施产生最佳结果。

实际上循证决策还是现代企业标准化质量管理(ISO9001)中的一个关键要素,发挥着重要作用。而在循证医学的发生发展里,实现了这样的演变:循证医疗实践-循证临床决策-循证公共卫生管理-循证科学。决策建立在各种来源的最佳可用证据的基础上,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制定公共政策可以说已成为当今社会治理方面的较一致的共识。

COVID-19疫情的防控政策措施应属于公共卫生领域,鉴于疫情带来的全球大流行和危害、影响,同时具有其特殊性。在政策措施制定及调整上既要依据公共卫生政策制定的原则,同时须考虑到它的特殊性一面。基于循证决策和当前国内外疫情状态,应对思考如下。

1.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一定是疫情新局应对策略的终点考量指标。循证医学、循证决策的优势点之一即是不以中间的一些好转、缓解指标设为目标,而把事关人的生存和生命质量等为最重要的终点指标作为决策的目标。实际上,着手开展对此前疫情防控策略的较全面评价应是一项有特别和现实价值的工作。

2.将循证决策作为疫情新局策略的基本原则。决策建立在各种来源的最佳可用证据的基础上,循证医学使用证据推崇最新最好的证据,同时对各个层级的证据都注重证据的评价,高质量的证据将会得到优先应用。如:奥密克戎毒株的致死率与重症率问题,虽然有一般性的资料显示它较德尔塔等其它毒株的重症及死亡率低,是否可视为流感一般地应付?这必须有严谨的证据来支撑。有这样一个数字显示自去年11月奥密克戎毒株被发现以来,全球新增确诊病例1.3亿例,新增死亡病例50万例(WHO)。对该数字的统计整理、分析无疑属证据之列。

3. 继续强化、规范疫苗接种以及个人的日常防护。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国内累计接种30.4亿剂,每百人接种211.38剂。目前使用的疫苗临床试验的循证医学数据与应用后的真实世界研究(RWE)数据结合起来分析,不难得出疫苗接种的肯定性结论。疫苗的有效性较充分地体现在它的预防保护和重症、死亡保护两方面,同时还有减少病毒变异的效果。后续SARS-CoV-2疫苗的换代设计研发策略需针对变异的毒株,利用基因组学、分子生物学等技术设计更加成熟、稳定的疫苗,朝向更加精准、长期、高效,为机体提供免疫保护的效力目标。在实施新冠疫苗接种的生物学措施的同时,做好个人日常卫生防护措施,是能够进行有效保护的。强化接种和换代疫苗的规划、实施作为十分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有待进一步推进、落实,这方面的进度须开展评估,形成一定的证据。

4. 加速COVID-19有效的治疗性药物研发、生产和储备。研发上可谓初见成效,从前瞻的角度看尚需提速、加大力度,需要充分考虑病毒的变异,跑赢病毒的变异。整合好资源,实施高效的推进计划,多渠道作好有效治疗药物的准备工作,同时医疗资源、物资的整合、规划以及评估工作也应积极进行,并力图做到有备无患。

(作者宋争放,四川省医学会临床流行病学主任委员、四川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