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西方老人艰难生活

本报驻美国、英国、德国特派记者 李志伟 周卓斌 花 放

面对新冠疫情,我国坚持“动态清零”原则,但是很多西方国家早已“躺平”,这让大量患有基础病、免疫力较低、一旦感染容易重症的老人成为“牺牲品”。

美国:很多老人停止外出,愈发焦虑。“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78岁的美国老人乔纳森·科菲诺对妻子抱怨道。新冠疫情两年多了,科菲诺的生活变得愈发谨慎。由于美国消极抗疫,人群感染率极高,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避开人群,但现在他的耐心已经耗尽,痛苦与日俱增。科菲诺说:“我有一种恐惧感,我再也不能回到正常生活了,还有一种可怕的无目的感。”74岁的凯瑟琳·塔特患有严重的骨关节炎,她曾期望,接种疫苗后,世界就会再次开放,但由于当地抗疫失利,德尔塔毒株、奥密克戎毒株先后席卷当地,她已基本停止外出。现在,她只感受到“一种平静的绝望”。

凯瑟琳·库克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市一家提供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她说:“老人们变得越来越焦虑、愤怒、紧张和不安,因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太久了。”美国加州一名研究老年人心理健康的临床医师亨利·基梅尔表示,“我从没见过这么多老人说他们没有希望。”《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网站刊文指出,美国老人的担心源于残酷的现实,整个疫情期间,老人患重症与死亡的风险,比其他年龄组高得多。截至今年2月,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93%为50岁以上中老年人。

英联邦基金去年9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疫情对老人的影响不仅是高感染风险、高死亡风险,还包括健康护理机会变得有限,以及相当大的经济困难。在参与调查的发达国家中,美国老人受到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最大。19%的65岁以上美国老人表示,受疫情影响,他们失去工作或耗尽大部分储蓄。报告还指出,在美国,老人是最可能因疫情而取消或推迟看病预约的群体。超1/3受访老人表示,他们的医疗服务受到疫情干扰。非政府组织国际助老会估计,疫情还加剧了数字鸿沟,美国一些老人在获得在线服务上面临障碍,包括预约接种新冠疫苗。

英国:养老机构老人大量感染。3月27日至4月1日间,英国有732名65岁以上老人死于新冠病毒,其中85岁以上老年群体死亡人数最多,达到388名。根据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4月公布的英国养老机构调查报告,截至3月底,英国养老机构中的老人和工作人员新冠检测阳性数量,超过奥密克戎毒株首次大规模流行时的峰值。即使如此,英国仍陆续宣布全面解除防疫限制措施:法律上不再要求检测阳性者自我隔离,不再追踪密接;4月1日起,停止大规模免费新冠检测,取消国内“疫苗通行证”;4月4日起,不再要求养老机构对访客数量和访问范围进行限制,访客也无需提前检测;4月18日,所有地区均解除口罩令。

这一情况致使英国老人不得不长时间自行保持隔离状态。英国慈善组织“老龄英国”针对老年群体进行了3次大规模调查,发现长期隔离带给老人恐惧和焦虑。一些护理人员表示,疫情期间,老年病人病情恶化速度比预期的快得多。英国慈善机构“独立老龄”对老人提出建议,希望他们正视这种焦虑情绪,因为对感染的担心在老人群体中普遍存在;继续按自己的意愿采取防护措施,如戴口罩等防护用品,尽量不与他人在公共场所会面。

德国:老人们小心谨慎地生活。截至5月5日,德国已累计确诊新冠病例2511.64万人,累计死亡13.64万人,其中近2/3的死者年龄在80岁或以上。奥格斯堡大学医院的病理学主任布鲁诺·马克尔表示,在他们研究所进行尸检的新冠病逝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4岁。德国最新版《传染病防治法》自3月20日起正式生效。根据该法,大多数全国性新冠防疫措施原则上都可以被取消,仅仅保留人们在医院、护理机构内,以及搭乘公交时戴口罩的要求,以及在中小学、养老院定期开展新冠病毒检测。不过,各联邦州有权根据具体情况,在地方立法机构批准的前提下,保留原有或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放松的防疫政策给德国老人带来 一种“复杂”的感觉。77岁的独居老人岑塔·赖泽尔表示,可以不戴口罩进餐厅吃饭,让她心情放松,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又不得不继续遵守防疫卫生标准,保持社交距离。对此,德国巴伐利亚州老年人代表协会主席托马斯约翰介绍,防疫政策全面放开后,很多老人都是继续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一些老人因超市取消强制戴口罩的规定,而不得不选择错峰购物,他们不清楚疫情未来会怎样发展,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