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半辈子积蓄花在临终前

北京协和医院安宁缓和医疗组组长 宁晓红

今年2月,《柳叶刀》汇集了卫生和社会保健、社会科学、经济学、哲学、政治学、神学、社区工作等领域的专家,以及患者和社区活动人士,发表了一篇《柳叶刀死亡价值重大报告》,分析世界各地如何看待死亡和临终照护,并为政府、民间组织以及卫生和社会保健系统等提供建议。报告指出,由于现代技术的进步,很多人会认为“科学可以战胜死亡”,最终使人们在临终前对医疗干预措施过度依赖;同时,生命末期医疗费用昂贵,很多人在生命最后时光遭受了不必要的痛苦。因此,报告呼吁全世界提高对死亡的认识,将死亡话题推到公众面前进行对话和讨论,承认死亡的价值,改变当前死亡过度医疗化的现状,为临终前的有限生命注入意义。

作为我国本土的一名具有肿瘤内科、老年医学科、安宁缓和医疗教育背景和实践经验的医生,我清楚地知道,临终过度医疗目前在国内确实普遍存在。之所以称“过度”,是因为很多治疗对患者本人并不能带来实质性帮助。无论是给患者注射抗生素还是营养液,或提供呼吸机支持,患者都可能并没得到生命质量的提高,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价值和尊严。然而,这些治疗方法都是当前医疗可给予的,人们普遍认为“可给予的就应该被给予”,我觉得这是一种巨大的误解。正如报告中指出,当代人以避免死亡为目标,却很少有人考虑减少不必要的痛苦,所以临终过度治疗的出现,实际上是因为人们对死亡缺乏充分而冷静的思考。其原因有两个:一是全社会对死亡的讨论和认识少之又少;二是医护人员对死亡的思考和研究也十分有限,在面对死亡时除了给予医疗技术支持,无法对病人和家属给出足够的建议,无法让患方有机会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由于人们会采用一切方法避免死亡,比如使用很多高精尖的仪器设备,或化疗药、靶向、免疫等先进而昂贵的药品,或各种生命支持措施,必然会导致生命末期的医疗费用高昂,甚至将半辈子的积蓄花在临终前。患者往往是在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接受上述治疗,即便意识清楚,患者所经受的疼痛、呼吸困难、恐惧、失眠等症状也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缓解。其实,与临终患者交谈时,从他们的口中很容易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照顾目标和方向。因此,我认为,临终治疗的关键在于尊重走向生命末端的患者本人的心声,他希望被怎样对待、他对剩下的有限时间有什么计划,这些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最后我想谈一谈,作为普通民众,该如何正确理解缓和医疗。很多人认为安宁缓和医疗,过去称姑息治疗,是一种很负面、很不积极的选择,仿佛选择安宁缓和医疗就是选择了放弃、不抗争。实际上,安宁缓和医疗是为了帮助那些痛苦的患者和家人,度过生命中最后也是最艰苦的时光,它给出的是一种积极思考和实践的具体方式,绝不是“放弃”。事实证明,很多临终患者及其家人在缓和医疗的帮助下,减少了身体的痛苦,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也避免了不必要的过度医疗;同时,让患者能够寻找到生命最后的意义,跟自己和平相处,有机会修复跟家人和周围人破碎的关系。

我想,《柳叶刀》的这个报告不应只是告诉我们现在临终患者的医疗费用昂贵、身体正遭受痛苦,更应该让我们认识到,面对死亡,还有一个明确的学科可以提供帮助,那就是安宁缓和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