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专家手机号合适吗?

“医院服务患者的最大诚意之一,是把专家的手机号码告诉你”——这是河南省胸科医院官方发文的标题。作为河南省唯一一家以胸心疾病、呼吸系统疾病为主的三甲专科医院,河南省胸科医院是这么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其医院外围墙上不仅有知名专家的简介,手机号也赫然在列;点开官方订阅号中的名医连线,100多位副主任医师以上专家的手机号和病区电话一览无余。不过,当河南省胸科医院的这项“传统”在网上传开后,质疑声也随之而来。医院公开专家手机号,真的合适吗?

患者受益但医生很累

河南省胸科医院所发文章中,列举了多个因知晓专家手机号,及时电话咨询,成功挽救患者于危急的案例。比如,一名70岁的老人突发胸闷,在当地医院做了多项检查,仍没查出病因。老人曾在河南省胸科医院住过院,存有心血管内科一位专家的电话,于是打电话过去咨询。专家给出的推断是肺栓塞可能性大,当地医生听后,按照建议继续检查,果然诊断为肺栓塞。当晚,老人就被送进监护室,由于干预及时,一个星期后就康复出院了。出院后,老人又给专家打了一个致谢电话:“当时不给你打电话,我这条命就没了!”

不仅如此,由于河南省胸科医院实行免费的长途转运病人政策,各科主任们有时还会在半夜接到病人电话。从询问病情,到等待患者与家人商量做决定,再到与转运车队上的医护人员沟通病情,直至将病人送入医院,这期间,主任们最少有两个小时是睡不成觉的。“之所以心甘情愿将电话公之于众,就是为了让你有需要时,随时能够找到我。”这是河南省胸科医院一直遵循的准则,他们也以此为傲。

对患者极为友好的这项措施,其他医院并非没有尝试过。早在2013年,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就明确要求,所有科室主任将私人手机号码在医院宣传栏、宣传册上向社会公开,且患者来电医生必须接听。此举措在2018年被媒体曝光后,即刻引发争议,多数人认为医院没有权力要求医生公布私人手机号。而《医师报》所做“患者像医生索要电话时,医生如何应对?”的调查结果也显示,心甘情愿给患者留下私人手机号的医生只占12%,此外,44%的医生表示可以留下科室电话或工作手机号码,18%表示可以加微信或拉群,13%会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7%的医生表示疯狂拒绝。

需综合考虑利弊

上海市健康服务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鲍勇说,医院是否应当公布专家手机号码的问题,站在不同人的角度会得出不同答案。

从医院角度出发,就像河南省胸科医院所宣传的,公布号码是向患者展现最大诚意的一种方式,可以提高患者对医院的整体满意度;对患者来说,有了专家的联系方式,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打电话咨询,省去了排队挂号的麻烦,可谓“天大的好事”;但站在医生的角度,若被强行要求公开私人号码,就不太好接受了,这不仅会使工作负荷大增,还可能因为暴露个人隐私招来各种不必要的麻烦,若经常在夜间接到电话,还会打扰医生及家人的正常休息,甚至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状态,间接引发对门诊病人的不公平待遇。

更重要的是,从法律角度来看,医院如果没有事先取得专家的明确同意就公布其私人手机号码,属于侵犯个人隐私;若征得了同意,也有可能因为电话咨询的诊断误差,衍生出一些法律问题。2013 年,《美国医院医学杂志》曾发表一项研究,对比了正式问诊咨询和“路边咨询”的差异,结果发现,与正式问诊相比,“路边咨询”的信息误差率达到51%。研究认为,“路边咨询”由于获得信息是不完整的,最终会导致不正确的诊疗建议。此外,医院公开专家手机号码的本意虽是更好地服务患者,但也不能排除以此举吸引更多患者的目的,存在违反《广告法》等法规的风险。

合理拓宽“服务半径”

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共有医师408.6万人,每千人口医师数达到2.9人。而在医师队伍不断壮大的基础上,中国医师队伍医疗技术能力和服务水平也得到了显著提升。但鲍勇认为,限于医疗资源的不平衡性,三甲医院专家仍属于“稀缺资源”,对很多患者来说,到大医院找专家看病依旧困难,这就需要医院开拓思路,考虑如何借助新兴科技,在不侵犯专家个人权益的基础上,拓宽其“服务半径”。

完善挂号预约系统。目前,绝大部分医院都已开通网上挂号预约系统,虽然有时需要排队等候,但仍不失为一个能让三四线城市及乡镇患者看上大医院专家的通道。

拓展远程会诊网络。若有等不得的急重症,就需要从完善转诊和远程会诊制度两方面寻求突破。患者在当地医院就诊,医生若拿不定主意,可通过医联体内部系统向高级别医院专家求助,必要时进行转诊或借助远程会诊技术,为患者实施妥善治疗。

善用各种社交平台。如果希望直接找专家做简单咨询,众多社交平台都可以利用起来。比如,很多医生主动拉一个微信群,既方便门诊及住院患者的后期咨询,也便于医生进行随访;有些医院则在公众号上开设专家通道,供患者线上咨询;还有个别医生开通了个人公众号,除进行常规科普外,也提供既往患者的咨询服务等。

鲍勇说,作为院方,向患者展现诚意的方式有很多种。无论如何,是否公开个人手机号码的主动权都应掌握在医生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