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调饮”补气祛邪治肝癌

受访专家:黑龙江省名中医、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科负责人、主任医师  宋爱英

本报特约记者   郑文韬  张思宇

肝癌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具有起病隐匿、潜伏期长、恶性程度高、进展迅速、侵袭性强、易转移、预后差、生存期短等特点,这些临床上的发病特征都为肝癌的治疗及预后增加了难度。在治疗肝癌的过程中,中西医结合具有独特优势,尤其在缓解肝癌患者介入术后及靶向治疗副反应、提高免疫力、提高生活质量等方面,中医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西医不足。本期,《生命时报》特邀黑龙江省名中医、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科负责人宋爱英教授,谈谈中医如何防治肝癌。

中医古籍中并无“肝癌”的病名,但散见于中医学对“肝积”“胁痛”“积聚”(腹内结块,或痛或胀)“癥瘕”(腹中结块的病)等病症的描述中。传统医学认为,肝癌的发生与感受湿热邪毒、长期饮食不节、嗜酒过度以及七情内伤等因素引起机体阴阳失衡有关。肿瘤病的发生常常是由于机体防御功能不足所致,如《医宗必读·积聚》指出:“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说明正气虚损,邪气承袭,蕴结于肝,肝气郁结,气机受阻,血行不畅,痰瘀相结,形成痞块,乃至肝癌。“通俗讲,即为人体在正能量严重不足的状态下,又遭受到外来不良因素的攻击,双重打击之下,阴阳平衡被打破,长期如此,引发癌症。”宋爱英说,日常生活中一些看似不起眼且又经常发生的因素,正是诱发肝癌的罪魁祸首。

首先,肝之病,责之于“怒”。中医道,“肝为刚脏,喜条达而恶抑郁”“肝在志为怒”,人在心情舒畅时,通常也会觉得身体舒畅,但在生气、愤怒时,胁肋处会闷痛难受,这“怒”便是肝癌诱因之一——气滞血瘀。情志不畅,肝气郁结,气滞日久,必致血瘀,渐结肿块,继而成癌。

其次,“湿”“虚”为不良诱因。中医讲“湿热蕴结”“正气虚损”是生活中诸多不良习惯日久积累而成,如长期饮食不节、暴饮暴食、三餐及作息不规律、过度饮酒等不良嗜好损伤脾胃,脾胃虚弱,升清降浊功能失调,水湿停聚,郁而化热,湿热蕴结于肝胆,日久形成积块。

最后,人体的“亏”——肝肾阴虚。这是导致肝癌的重要诱因,这里的“亏”与上述原因密切相关,情志失调,肝郁化火,湿热相合,损伤脉络,久之成瘤。

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西医治疗肝癌的方法逐渐增多,主要手段是有手术切除、肝移植、局部消融、介入治疗、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临床中,很多患者认为,把肿瘤切除就万事大吉了,待肿瘤复发时才追悔莫及,抱着一线希望寻求中医帮助,但遗憾的是此时已错过最佳治疗期。宋爱英治疗肝癌时,认为如不及时补益气血、扶正固本,则会耗伤肾精,导致肝、脾、肾极其虚弱,甚至导致病情进一步加重或复发转移。为防止此种情况的发生,宋爱英认为,治疗肝癌应以补益正气为主,祛邪抑瘤为辅,西医治疗的同时,结合中医治疗,以扶正、固本;西医治疗后,及时用中医疗法补充身体正气,增强体质,祛除残留邪气,预防肿瘤复发。

宋爱英结合肝癌病因病机及多年临床治疗经验,创立了有调和阴阳、益气养血、消瘀散结功效的方剂“平调饮”,其药物组成为:黄芪、当归、熟地、白芍、蚤休。方中黄芪补气升阳、益卫固表,当归养血和营、补血活血,两者共为君药。熟地滋阴补血、益精填髓,白芍入肝经,养肝阴以生血。蚤休性苦味寒有小毒,入肝经,清热解毒、消肿止痛,为佐使药。此方非常擅长治疗气血亏虚型中晚期原发性肝癌,近年研究表明,“平调饮”能明显提高原发性肝癌患者1年生存率及中位生存期。此方在不同阶段加减使用,可发挥增强体质、协同增效、减轻不良反应、巩固疗效等作用。

“癌症的可怕之处,并不是不能治愈,而是越晚发现越难治,很多早期癌症的治愈率都高达90%。得了癌症,并不意味着死亡。”宋爱英说,患者要有“两个相信”。一要相信医生,医生每天接触大量病例,要相信他们有足够的数据和经验,总结出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科学治疗远比民间偏方更靠谱。二要相信自己,心态对病情的影响很大,不要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积极乐观的心态有助于治疗,人一定要有向上的精神。

宋爱英说,提倡养肝护肝,不仅仅是预防肝癌,更是因为肝脏对人体的重要性。中医自古有云,“百病从肝治”,如今正当春季,肝主春,是为养肝好时节。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养好肝,五脏六腑都会和畅起来。肝应于晨,故晨起可适量饮用姜糖水温升肝气。烦躁易怒、目视不明者,平时多食用些养肝护肝食品,如桑叶、葛根、红枣、决明子、枸杞、菊花、黑芝麻等。另外,也可艾灸或按摩肝俞穴、太冲穴、太溪穴、三阴交、足三里等养肝穴位。平时,要做到慎起居、避风寒、调情志、节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