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重庆两地实行集中隔离收费,专家:防疫政策切忌“拍脑袋”

受访专家:上海市健康服务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鲍勇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胡善联

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欧阳云霜

近日,云南镇雄县、重庆长寿区接连发布通告:自9月21日零时起,对集中隔离场所人员实行收费管理,拒不支付将追究法律责任。

据“镇雄城管”微信公众号,从9月21日零时起,云南镇雄县决定对所有新入住集中隔离场所人员实行收费管理。不同隔离点收费标准不同,为每人每天100~150元不等,还会收取隔离期间生活服务费。记者9月23日查找时,该通知已被撤下。

据“长寿发布”微信公众号9月21日消息,重庆长寿区发布通告,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集中隔离场所实行收费管理,公租房隔离点收费为每人每天300元,酒店征用隔离点按协议价格收取,另收同等价格餐费。收费针对在长寿区集中隔离场所隔离管控的人员,但对“拥有长寿区户籍的人员”“在长寿区实际工作并缴纳社保的人员”“在长寿区购房或实际居住并能提供居住证明的人员”等予以费用减免。

两地文件均提出,对拒不支付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舆论聚焦在“强制隔离、个人付费,合理吗?”

1.两地是否出于财政压力采取收费管理?

目前,两地并未就强制集中隔离须自费的目的、原因予以公开说明,有网友猜测可能与减轻财政压力有关。上海市健康服务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鲍勇在接受“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说:“有这种可能。但两地这样的做法,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我国坚持疫情防控不放松,始终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但个别地方因防疫出台无端增加人民负担的措施,是不可取、不应该的。”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表示,小县城财政确实比较困难,防疫负担较大,但强制集中隔离属于“政府行为”,不应让群众埋单。如果政府无力负担隔离费用,未来是否可以提高防疫精准性,避免扩大强制集中隔离范围,给防疫“减负”。

2.如果实施强制集中隔离自费的话,可能出现哪些问题?

鲍勇对强制集中隔离自费是否能顺利施行表示担忧。他认为,集中隔离向人们收取费用,可能让隔离变成有利可图的“生意”,导致有人利用政策谋利,用“拉人头”的方式赚钱。而且,每人每天100~300元,至少隔离7天,几百上千元的费用并非每位隔离者都负担得起。如果两地开了这个口子,其他政府效仿的话,会引发反感和排斥。

3.要求强制集中隔离自费是否正当、合法?

鲍勇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因此,政府有义务承担隔离费用。另外,强制隔离并非“自愿消费”,如收取费用,有“强迫交易”之嫌。许多网友表示,隔离者服从集中隔离,是对其他人的保护,也是为防疫做“奉献”,因此基于公共卫生防控的强制隔离,不应收取费用。

当前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各地疫情防控都“拉紧了弦”,措施也在不断升级。鲍勇建议,两地政府应向社会给出必要的解释和说明,减少民众的揣测和误解。各地方在推出一项防疫政策时应以科学、审慎为原则,切忌“拍脑袋”。▲

责编:潘子虎

主编:李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