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才是医院的最好业绩

本报特约评论员   郑  岩

近日,有“亚洲最大医院”之称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公布了2021年度单位决算数据。报表显示,该院去年收入合计218.78亿元,支出208.34亿元,收支总计增长13.04%。随后,关于“亚洲最大医院成绩单”的消息冲上热搜。有网友计算,郑大一附院日营业收入近6000万元。这一数字刺痛了不少人的神经,关于公立医院该不该赚钱等问题,引发社会争议。

郑大一附院拥有四个院区及多个院中院,在职员工1.4万余人。就业务而言,2020年日均手术量近800台,仅2022年春节假期后第一天就接诊4.2万人次。医院大,业务广,营收多,这本无可厚非。一些网友认为医院显摆收入,事实上公布财务状况恰恰是接受社会监督的当然之举;一些网友看到营业额高,就认为医院乱收费,这样的逻辑缺乏事实根据。

营收不等于盈利。根据收支数据计算,郑大一附院去年的利润率约4.7%,属于正常区间。现实中,公立医院开展业务、从事管理及人财物等资源配置活动愈加复杂。在经济压力下,不少公立医院财政拨款逐渐减少,甚至自收自支,药品加成全面取消,医院运营愈发依靠医疗收入。现实中,公立医院收不抵支现象普遍,医院良性运营面临挑战。解决相关问题,除了需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外,也需要确保合理的医疗收入。

毋庸置疑,公立医院必须坚持公益性方向,但拒绝营利不等于不允许盈利。关键在于,要确保盈利用于医院自身建设及更好地满足患者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网友不负责任,看见营收数据就恶意攻击医院是黑心医院,缺乏证据支撑。与其以医院营收煽动情绪、贩卖焦虑,不如监督医院如何让盈利充分发挥作用,让医疗服务变得更好。

话题冲上热搜,客观反映了网友们的真实感受与诉求。不少人从自身经历出发,认为看病贵问题仍然存在,同时质疑医院收支是否合乎规范。这背后,一方面是对公立医院收费标准及运营情况缺乏认知,容易产生误会;另一方面则是出于不信任,在有限的医疗供给与更高的医疗需求之间,在广大医务工作者兢兢业业和少数害群之马胡作非为之间,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仍有待缓解,网友容易相信不实传言。当然,归根结底是出于不满意,广大群众期待医院收费更加透明、看病更加便利、服务更上一层楼。

近年来,围绕看病难、看病贵重点难点问题,我国推出一系列重要改革举措,取得显著成效。从推进国家组织药品耗材集中采购和使用、降低虚高药价,到基本实现基本医保地市级统筹、住院和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相关举措有效减轻了群众看病负担。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卫生总费用中个人支出的占比下降到27.7%。另一方面,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和耗材加成,破除以药补医机制,推动医疗卫生体系规范秩序、提升效率。实实在在的举措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群众需求日益增长,改善服务永无止境。相关医院应当深化改革,解决过度医疗、收费不透明等问题,进一步提高群众满意度。

公立医院还应及时回应社会关切,让经费来得干干净净、用得明明白白;面对“一心向钱看”的风气,必须旗帜鲜明反对,立足公益属性,在搞好运营管理的同时,将更多精力用于救死扶伤、科研突破、降低患者负担。唯有获得群众认可,医院长远发展才有底气。这或许是相关公立医院应当从此次事件中汲取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