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处方权还需要摸索

受访专家:山西医科大学护理学院院长 韩世范

本报记者 牛雨蕾

不久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护理部官方公众号发布公告称:“经过为期一年的反复论证和充分准备,2022年7月11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办公会通过了关于开展医护协议处方试点工作的决议。该文一经发出,立刻引发强烈关注。但没过多久,该文就被删除,《生命时报》记者致电华西医院,院方回应:“医院正探索推进相关工作,但目前不便回应,未来希望寻找合适的时机再对外推送。”

落地困难重重

所谓护士处方权,指护理人员在临床实践中被授予有限制的开具药物和相关检查的权利。关于护士处方权的探索,此前就有过。例如,2017年,安徽省印发《盘活优质护理资源,做实城市医联体试点工作方案(试行)》,提出“选派高年资专科护士到社区开设社区护理门诊,为复诊病人提供特定的治疗护理服务”,探索给予执业护士在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伤口换药等特定范围内的非药物处方权,不是药物处置处方权。今年6月,《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下称《条例》)出台,允许取得专科护士证书的护士,在护理专科门诊或社区健康服务机构开具检查申请单、治疗申请单等,并可以开具外用类药品,并鼓励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开设护理专科门诊。这为深圳护士外用药处方权的正式落地创造了条件。

山西医科大学护理学院院长、《护理研究》主编韩世范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在这两次探索中,只有深圳规定了专科护士具有开具外用类药品的处方权,其余“在医师指导下开具处方”“开具检查申请单、治疗申请单”两项规定,均采取“护士先开具申请单,再请医师签字确认”的方法,并未赋予护士实质的处方权。2007年,我国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处方管理办法》明确指出,本办法所称处方,是指由注册的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在诊疗活动中为患者开具的,作为患者用药凭证的医疗文书。也就是说,护理人员是被排除在外的。“目前护士处方权落地难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法律支撑。深圳是经济特区,有经济特区立法权,所以深圳在立法上做了主动探索。”

但是,记者咨询了几位深圳三甲医院的护士,了解外用药处方权的落地情况,她们均表示:“我们还没有这么做”“我认识的人也没有在做的”。韩世范表示,深圳的《条例》要求,专科护士在专科门诊或社区健康服务机构才可行使处方权,覆盖面较小。具体管理办法则由市卫生健康部门会同市医疗保障部门另行制定,“要想真正落地,还有一段路要走。”

为何要推广护士处方权

为什么各地要探索推进护士处方权呢?韩世范说:“很久以前,大夫看病会带学徒,学徒干的就是护理工作,干久了就可以看病、开方。新中国成立初期,乡村缺少医生,国家就发展赤脚医生,这些赤脚医生很多就是从护士而来,这个阶段“护士”有独立诊疗权,这算是我国护士处方权的雏形。”

西方社会的护士处方权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当时,护士处方权作为解决医疗供需失衡的策略登上历史舞台。此后,南非、英国、瑞典、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相继赋予护士一定限制的处方权。国际护士理事会2021年发布的《护士处方权指南》称,全球已有44个国家或地区制定正式的法律法规,授予护士处方权,护士执业范畴的扩展有效缓解了全球医疗资源短缺、医生缺口巨大的问题。

韩世范表示,赋予护士处方权对护士、病人等也有诸多利好。

减少人才资源浪费。很多高年资护士经验丰富,可以准确判断病人病情,并提供治疗建议,具备一定开处方能力。然而临床现状是,很多高年资护士因年龄大、无法完成高强度的护理工作,面临职业危机。韩世范团队的课题研究也发现,70%~80%的高年资护士希望被授予一定的处方权。因此,赋予护士处方权可以充分利用人才资源,提供高质量医疗服务。

提高护士职业认同。有数据显示,92%的护士认为“护士工作的社会地位太低”。目前,我国重视专科护士培养,不少医院开设了护理门诊。但是近70%的护理专科门诊护士认为,在门诊实践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没有独立处方权,不利于其在诊疗中发挥价值。韩世范表示,赋予护士处方权能提升护士职业认同感,解决专科护理门诊的发展困境,长远来看还能激发护士成长的动力,吸引更多人入行。

提高医疗服务效率。看病流程一般需要先在门诊挂号,然后由医生开具处方,即便患者就诊多次,想拿药,大多时候也得先去门诊挂号、请医生开处方,这不仅浪费有限的医疗资源,也不利于紧急医疗情况的处置。

方便健康教育。护士是与患者接触最多的群体,如果能被赋予一定处方权,可以在护理专科门诊为患者提供更贴心、全面的健康指导。

应鼓励积极探索

韩世范说,我国已进入小康社会,随着社会经济条件改善,人民对于医疗资源的需求愈加迫切;随着人口老龄化加重,“带病生存”的人越来越多……社会对护士开具处方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赋予护士处方权是发展趋势。

基于我国护理学科起步晚、高级护理实践人才培养加速的背景,韩世范团队借鉴国外护士处方模式,经国内权威专家的论证,设计了我国护士未来开具的处方模式,将护士处方分为四种类型:1.独立处方;2.协议处方,即护士在医生授权并签署协议的情况下可开具处方;3.延长处方,即护士根据医生处方根据病人情况沿用药物和剂量的处方4.调整处方(补充处方),即医生开具处方后,护士根据病人病情变化的评估和诊断再调整处方。

韩世范表示,要实现处方权还需做以下三方面努力。首先,国家要积极调整法律、政策,鼓励对护士处方权进行探索。其次,护理专业教育不能只以学科为中心,应向以健康为中心、以病人为核心转变。大量的、专业的、高水平的、经验丰富的护理人才,是赋予护士处方权的基础。最后,医院方面要调整管理模式,依法积极探索政策“落地”,不停留于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