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无阴道患者圆母亲梦

5月17日,北京协和医院普通妇科中心、妇科内分泌与生殖中心、产科中心等通力协作、攻坚克难,帮一位先天性阴道宫颈闭锁合并重症感染的34岁女性在经过阴道重建手术、辅助生殖受孕后,孕37周+5天择期剖宫产,顺利诞下一名健康女婴。这是一例国际罕见的成功个案,协和多学科一棒接一棒接力护航整整20个月。

生育,对很多人来说是自然的生理过程,但对于先天性阴道闭锁、经历多次手术、盆腔感染的小艾而言,成为母亲是一种奢望。小艾患有罕见的生殖道梗阻性畸形,临床上仅为个案报道。15岁以来,她因多次再梗阻和盆腔感染接受过4次手术,2020年9月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学系主任朱兰教授门诊时,她不仅有阴道闭锁的情况,还合并有盆腔脓肿。

小艾问朱兰主任:“我还有机会做母亲吗?”一个简单的提问背后是长达6年求子之路的心酸。先天性阴道闭锁患者理论上可以妊娠的,但因生殖道畸形,受孕及顺利足月分娩极为困难。像小艾这样合并严重盆腔感染,国际指南也写明,切子宫是可行的治疗方式。保留子宫并尝试生育,每一步都困难重重。面对育龄期的小艾,朱兰深知,生育既是这类患者心中埋藏最深的痛,也是她们对未来最美好的期盼。

在与小艾充分地术前讨论、获取知情同意后,2021年3月10日,朱兰通过腹腔镜、阴式联合方式,为小艾实施手术。根除性的全子宫切除手术相对容易,保留生育功能的重建性手术难度更大。朱兰说:“术中看到,小艾的腹盆腔粘连严重,子宫直肠窝全封闭,盆腔广泛炎性粘连带和水泡样改变,手术十分困难。重建性手术的目标是在她的膀胱和直肠之间打一个穴,打通生殖道梗阻并重建阴道。这项操作的膀胱损伤、直肠损伤风险均在50%以上。任何一个地方出现损伤,都意味着手术无法再进行下去,必须完整切除子宫。在分离膀胱、直肠间隙的时候,真的是‘薄如纸’状态。但经过仔细操作,我们成功了!”

小艾接受手术后,阴道已经打开。但她的宫颈发育不全,妇科检查时仅能看到一个小孔。宫颈是自然受孕的必经之路,阴道部分宫颈缺失会导致受精困难,小艾的母亲梦必须借助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通过转诊,小艾2020年11月来到妇科内分泌与生殖中心邓成艳教授的门诊,接受辅助生殖评估。普通妇科中心、妇科内分泌与生殖中心共同为她定制了贯通衔接的一体化方案,术后半年是辅助生殖的最佳时期。

妇科内分泌与生殖中心郁琦主任介绍,小艾病情的难点在于胚胎移植过程。由于阴道宫颈结构不存在,胚胎移植手术时,医生只能在超声引导下,从子宫向外方向一点点探查尝试,确认宫颈口后,小心置入套管,再把含有胚胎的移植管送入套管内,移植到子宫。2021年9月14日,邓成艳教授为小艾进行移植操作,小心翼翼克服困难完成了整个操作。

35岁以下普通女性进行试管婴儿操作的成功率约为50%。幸运的是,在医务人员的积极努力和患者配合下,小艾终于获得了成功妊娠。小艾的成功受孕给她的家庭和医护人员都带来了莫大的欣喜。欣喜之余,医生们还有一份隐忧。宫颈是胚胎最好的“大门”,孕期不轻易打开,让胚胎在母亲子宫内安全发育。小艾缺少这扇大门,宫颈阴道部分无法看到,阴道检查仅能看到一个类似宫颈口的孔道,相当于是开着门的状态。医生们担心妊娠早期可能因宫颈功能不全,承受不了妊娠压力,引发早产。安全度过妊娠期后,又可能因为宫颈发育不良,临产后宫颈不能正常扩张,有宫颈裂伤风险。而小艾的宫颈大部分位于盆腔内,恐伤及周围脏器,这也是十分凶险的情况。

在产科的规律产检和严密医学观察下,小艾有惊无险地渡过了孕期。经过反复讨论,医生们制定了孕37周足月后计划性剖宫产的方案。2022年5月17日下午,小艾的剖宫产手术要开始了,朱兰主任、刘俊涛主任、郁琦主任等都早早地来到手术间。虽然小艾已经接受过5次手术,但在协和医生的巧手下,手术进展顺利。

15点13分,孩子顺利娩出,是一个健康女婴!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医生们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孩子的诞生开启了小艾人生的新征程。她在北京协和医院近两年的诊疗过程中,有十余个科室、约200名医护人员参与过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