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胆固醇”作用被夸大!美国顶级医疗机构提出“护心新观点”

受访专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  张海澄 

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高阳 

一直以来,人们将“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视为“好胆固醇”,因为它可以抗动脉粥样硬化,是冠心病的保护因子。但《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最新刊登的、一项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发现,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并非越高越好,高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不能预防心血管疾病,甚至会增加患病风险。

血脂有很多成分,包括甘油三酯、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等。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由肝脏合成,结构致密、颗粒小,可自由进出动脉管壁,帮助清理血管内壁沉浸下来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甘油三酯等,转运回肝脏进行分解排泄。这种“逆向转运”让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具有特殊的抗炎、抗氧化、抗血栓、抗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因此被称为“血管清道夫”。血液中大约30%的胆固醇是通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运输的。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则结构稀松、颗粒大,容易在血管内壁沉积,堵塞血管,被称为“坏胆固醇”。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弗明翰心脏研究”就塑造了“好胆固醇”有利于心脏健康的观点。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低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是有害的。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这项研究首次发现,可能没有“好胆固醇”这样的东西。研究人员表示,以往这类研究是在以白人为主的欧洲人群中得到证实,而在其他种族则关联较弱。这次调查收集了55~73岁白人和黑人的数据,参与者具有相似的特征,如年龄、胆固醇水平、糖尿病、高血压、吸烟史等心脏病的潜在危险因素。 

经过中位数为10年的随访,研究得出以下重要结论:低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可能与白种人的心脏病发作有关,但与黑人心脏病增加风险无关;高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对白人、黑人均无保护作用。也就是说,较低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只能用来预测白人的心血管风险可能增加,但不能作为所有人的筛查工具。而且,高的“好胆固醇”水平,并不总能减少心血管事件。 

研究者发现,在支持心脏健康方面,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质量胜于数量”,与其拥有更多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其吸收和运输过量胆固醇的功能可能更为重要。研究同时也指出,“坏胆固醇”仍会略微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张海澄告诉“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主要成分以磷脂和ApoA1、ApoA2为主,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生理机制以及酶的作用下,会形成不同的亚型,包括HDL2、HDL3等,2型更大,3型更小。这些成分的“配比”因人种的不同,而差异较大,而目前临床上普通的血脂检查项目无法体现这一差异。基于这一事实,就不难理解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对白人、黑人心脏病风险的影响存在差异。 

张海澄指出,近些年来诸多研究发现,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并非越高越好,跟其他生理指标一样,也有上限和下限,不能因为它是“好胆固醇”就一味追求高水平。目前公认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标准值是,男>40毫克/分升,女>50毫克/分升;如果超过80毫克/分升,心脑血管风险反而增高。总体来看,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与心脑血管风险呈U型曲线。 

张海澄说,与其关注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不如关注“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这些其他的胆固醇成分才是决定血脂高低和心脑血管风险的关键因子。他表示,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往往是诱发心血管疾病的重要原因。无论胆固醇高不高,3类食物都要限制:限制盐和糖,限制烟酒,限制高脂食物。保持膳食均衡,3类食物多吃点:多吃粗粮;多吃果蔬;多喝水。平时注意保持心情愉悦,控制体重,适当运动。▲ 

责编:郑荣华

主编:李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