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止咳药迷幻青少年

受访专家: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 刘松青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药剂科主管药师 金波

本报记者 施婕

在家庭常备的止咳药中,含有右美沙芬成分的很常见,比如氢溴酸右美沙芬分散片、右美沙芬愈创甘油醚糖浆等,主要用来治疗感冒或支气管炎等引起的咳嗽。然而,该药却被用作他用。

滥用形同吸毒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曾发表声明称,不少美国青少年曾“嗑”过含有右美沙芬的感冒药,因为这一成分可以使他们产生迷幻的感觉。

我国也有类似情况发生。近几个月来,关于青少年服用右美沙芬成瘾的报道时常见诸报端。2022年11月16日,宁波市象山县一名16岁的学生被送进医院,医生检查发现,他患有药物中毒、肝功能不全、低血钾症等。在被送到医院之前,这名学生一口气吃了30多片氢溴酸右美沙芬片,相当于4天的用药量。他之所以过量服药,不是为了治病,而是好奇心驱使,“听说吃氢溴酸右美沙芬片后玩游戏更刺激,还有飘飘然的感觉”。在一些社交平台的评论区,许多人自称服用右美沙芬后获得快感,并分享使用方法的文字和图片。

从一些医院的临床统计中,也能看出滥用右美沙芬的青少年越来越多。根据北京高新医院戒毒治疗科主任徐杰的说法,他在2017年收治了50多名右美沙芬成瘾患者,到了2021年,收治患者数量超过了400人。这些患者大多是青少年,其中18岁左右的年轻人最多。有专家表示,很难从患者数量去估算有多少年轻人滥用右美沙芬,但真实数字一定比就诊人数多得多。

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曾特别发文强调,右美沙芬被少数人当成致幻剂服用,形同吸毒。

青少年滥用大多与家庭有关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刘松青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右美沙芬是一种中枢性镇咳药,属于人工合成的吗啡衍生物,其镇咳作用与可待因相仿,但安全性较高。过去一般认为,其无镇痛、镇静和呼吸抑制的作用,滥用的潜能和成瘾性非常低,长期应用未见耐受性和成瘾性,因此一直作为非处方药管理。但是随着使用时间的延长,医学界发现该药物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尤其是超剂量使用可能产生欣快和兴奋感、视听幻觉等,存在成瘾性风险。有研究发现,大剂量服用右美沙芬可出现呕吐、意识模糊、精神错乱及呼吸抑制,毒性剂量会引起倦睡、共济失调、眼球震颤、惊厥、癫痫发作等。

刘松青认为,青少年滥用药物的原因与滥用毒品大致相同,包括追求欣快刺激(40.4%)、家人或同伴影响/教唆(29.7%)、满足好奇心(28.4%)、空虚无聊(24.5%)、吸毒环境影响(23%)、认为时尚(8.5%)、被诱骗(3.1%)等。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药剂科主管药师金波认为,青少年滥用药物有多方面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源自家庭,例如缺乏父母温暖、亲子冲突、父母敌意、过于严厉的管教、缺乏管教、过分宽容、监督不足、虐待儿童等。此外,个人因素(如社交能力低下、性格孤僻、渴望关注、患精神疾病等)和社会因素(如监管缺失等)也起到重要作用。

杜绝药物滥用还需加把劲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每年发布的《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汇总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强制隔离戒毒机构、自愿戒毒机构和医院等上报的《药物滥用监测调查表》,重点描述了海洛因、合成毒品、医疗用药品及新发生的药物滥用情况,为准确把握当前青少年药物滥用的现状和趋势提供了帮助。2016年度的《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显示,当年全国共收集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11132例,占总数的4%;滥用/使用医疗用药品涉及58种,数量最多的前5种依次为美沙酮口服液/片(3313例)、吗啡(含吗啡控/缓释片,2518例)、地西泮(1749例)、曲马多(1711例)和复方地芬诺酯(524例),共占全部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的69.1%;重点关注的两种药品为复方甘草片和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分别有298例和814例。不过,该报告的“滥用药品清单”里没有右美沙芬,其中多数药物仍属于毒品范畴。

2021年12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将原本属于非处方药的右美沙芬转列为处方药,并对药品说明书进行修订,删除了长期服用无成瘾性和耐受性的表述。虽然右美沙芬已变更为处方药,人们还是可以通过网络渠道等买到该药。2022年12月1日全新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实施后,右美沙芬口服单方制剂被禁止网络零售。尽管如此,记者仍然可以通过网络购药平台买到右美沙芬愈创甘油醚糖浆、复方氢溴酸右美沙芬糖浆等复方制剂。

为了最大限度阻止青少年滥用含有右美沙芬成分的药物,金波建议,实体药店和互联网药店均应严格执行凭医师处方购药,并加强购药前身份验证;有关部门和媒体应加强对青少年合理用药和药物滥用危害的教育;尽快建立联通所有线上线下购药信息的大数据平台,快速准确甄别潜在的药物滥用风险,以便尽早干预,使人们远离药物滥用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