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闲”,适时“显”,急时“现”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急诊科主任   王立祥

前不久我看到一份来自美国的《2022年医师倦怠和抑郁报告》,其中急诊医师倦怠和抑郁比例位居首位,从去年的43%上升到今年的60%。这组数据折射出的“急诊人”工作之辛劳,令我这个从医生涯里有30年在急危重症岗位上渡过的“老急诊人”甚为忧心。人非草木,谁能不“倦”?如何解决“大倦”“中倦”和“小倦”,做为过来人,我有三句心得想和大家分享。

一、平时“闲”。急诊医生从事的是一种高强度高消耗的职业。但无论千忙万忙,都要学会忙里偷闲,在平时一定要给自己留出“闲”下来放松的时光。怎样找“闲”?依据自身兴趣爱好发掘能给你愉悦的闲情逸致。忙碌之余我会写写诗,每每累得不行时,拿起笔写出心中所想,就仿佛又获得力量,驱散身心之疲惫。

二、适时“显”。急诊医生从事的是与千家万户生老病死最为相关的职业。急诊医生每天接触很多案例,尤其会遇到不为大家所熟知的情况,如果能留心整理出通俗易懂的科普文章,一方面彰显急诊人在面对危难时大“显”身手的职业特质,另一方面还会带来职业的自豪感和荣誉感!我这些年就将过去遇到过的急诊典型案例,按“吃喝拉撒睡行”分类入手话“万一”,撰写了一系列科普文章,并集结成书,为百姓送去平安,亦平静了自己!

三、急时“现”。急诊医生从事的是生死攸关的事业。每天都有千差万别的临危患者期待急诊人展“现”奇迹。急诊人一项小小的术式改良或技术发明,或许就能为危急时刻的患者送去生的希望!我在抢救心脏骤停患者时,早先用胸外按压方法,可一些胸外伤的心脏骤停患者此法属禁忌证,同时还发现压胸时会出现胸肋骨骨折,这些都影响了心肺复苏成功率。面对这一临床难题,我带领团队开始了“胸路不通走腹路”的临床研究之路,并最终从理论走向临床。

每当看到全国腹部提压心肺复苏基地传来“起腹心动”的视频资料时,我真的不知什么是“倦”,那是新生命给予了我满满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