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成欧美大难题

本报驻韩国、意大利、美国特派记者 马 菲  韩 硕  张梦旭   □本报驻日本、法国、西班牙特约记者 李 珍  马 臻  王 方

3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印发公众科学戴口罩指引的通知》指出:科学戴口罩,对于新冠肺炎、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具有预防作用,既保护自己,又有益于公众健康。该指引对普通公众、特定场所人员、职业暴露人员以及重点人员四类人群,在不同场景下戴口罩提出科学建议。其中,普通公众在居家、户外,无人员聚集、通风良好的情况下可以不戴口罩(详见本期7版)。这个指引的发布,让不少人对战胜疫情的信心更足了。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口罩成了防疫必需品,全国人民响应号召,出入公共场所会戴好口罩,并积极学习口罩防护知识,这也一度让各地出现口罩供不应求的情况。为了保证供应,各地政府部门、企业采取了多项措施,春节期间就积极恢复口罩生产供应,逐步缓解了“一罩难求”的局面。近日,为加快口罩生产,中国航空人还应用制造歼-10、歼-20飞机的数字化技术,研制出全自动口罩生产机,目前已下线投产,每台每分钟能产100只口罩,24台机器的口罩日产能超过300万只。

与中国人积极响应号召相对比的是,虽然海外疫情不断升级,很多国家的民众对口罩的接受度始终不太高,即使出门,戴口罩的人也只占少数。这其中,与东西方民众存在较大的文化和认识差异密切相关。关于戴不戴口罩也引发了不少讨论与争议。

东方人:早已习惯日常戴口罩

在戴口罩防范新冠病毒方面,日本人非常自觉,因为他们早就养成了日常戴口罩的习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在山上种植了大量杉树。每年春天,杉树的花粉会随风飘向山下的大街小巷。空气中弥漫的花粉让很多日本人鼻塞、打喷嚏,为了应对“花粉症”,日本人便在出门时戴上了口罩。久而久之,他们养成了只要去公共场所或人群密集的地方就要戴口罩的习惯;口罩也从最初只防花粉,演变出多种功能。对一些日本女性来说,口罩是时尚穿搭的一部分,有时还可以遮盖睡眠不足导致的气色差。因此,口罩也从最初的白色棉纱布,演变出各种花色和质地,一些儿童口罩甚至还会迎合孩子喜好,印上动漫人物。男性上班族也喜欢戴口罩,这样可以和他人保持一种距离感,避免被打扰。

过去,日本人常备三类口罩,防病菌、防尘及装饰性口罩,通常在药妆店就能买到,价格很便宜。新冠疫情发生后,N95口罩成为了日本人抢购的首选,其价格是普通口罩的5倍左右。不久后,日本市场上基本买不到N95口罩,普通口罩也常常断货。目前,由于防控力度加强,日本疫情发展速度放缓。

近年来,韩国雾霾天气增多,导致呼吸系统疾病患者不断增加。雾霾天气到来时,政府会向民众发送预警短信,建议大家出门时务必戴口罩,因此民众对戴口罩防疫并没有太多抵触心理。韩国市场上的口罩分为医用型和普通型。其中,医用口罩按照食品医药品安全处制定的KF系列标准,分为KF80、KF94、KF99。店里出售的一般是KF80和KF94两种。KF80对直径0.6微米以上颗粒物阻挡率达80%以上;KF94对直径0.4微米以上的颗粒物阻挡率达94%以上。

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后,政府广泛进行科普宣传,建议民众出门戴口罩。截至3月19日12时,韩国累计确诊8565例,新增速度放缓。有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85%的韩国民众买了口罩。在此次疫情中,KF94口罩成为民众争相购买的抢手货,供不应求。在首尔街头,记者看到民众佩戴的口罩多为KF80、KF94和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有些买不到口罩的民众不得已佩戴棉质口罩。多数民众都注意遮住口鼻,但也有人因为呼吸不畅,将口罩拉至鼻子以下甚至抵在下巴上。尽管多数人都佩戴口罩,但韩国民众对口罩表面可能存在的病毒却没有太多警惕性,随意触摸口罩的情况十分常见。这些错误习惯都可能增加感染几率。

西方人:病人才会戴口罩

截至3月19日12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计确诊35713例,居全球第二。即便如此,很多意大利人仍旧不习惯戴口罩。因为在普通民众观念里,只有生病或者身体不适时, 出于保护其他人的目的,才会戴上口罩,正常人根本不需要戴口罩。意大利卫生部发布的指导意见也认为,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者,出现咳嗽、打喷嚏等症状者,正在照顾疑似或确诊病人者,以及医护工作者才需要戴口罩。

在意大利,大街小巷的药店都可以买到口罩,也可通过购物网站采购。在整个欧洲,具有防护目的的口罩通常有以下几类: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用于日常防护;FFP2、FFP3口罩,带有过滤器,根据欧盟标准,FFP2口罩性能与N95口罩近似,而FFP3的防护等级更高,不仅能过滤细小颗粒物,对气溶胶也有防护作用,通常用于高传染性疾病环境。

疫情暴发初期,意大利卫生部门便倡导北部伦巴第大区、罗马涅大区和威尼托大区的“红色”疫区民众佩戴口罩。但由于前期防疫意识和经验不足,一些医护人员未能采取足够的防护措施,造成了大量医护人员感染。当时,除了疫情最严重的北部地区,其他城市街头很少看到民众戴口罩。直到疫情不断升级,尤其是3月10日宣布全国范围内“封城”后,意大利民众逐渐意识到了防疫的重要性,目前包括罗马在内的各城市里,戴口罩的民众明显增多。口罩是戴上了,但只遮嘴不遮鼻子的错误戴法广泛存在。

与意大利人的“醒悟”相比,美国、法国、西班牙的民众对口罩依旧存有抵触心理。

在美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戴口罩是生病的象征,而不是预防疾病的手段。截至3月19日12时,美国累计确诊9370例。尽管病毒来势汹汹,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指南里仍旧建议:健康人无需戴口罩来预防新冠病毒,应该把口罩留给患者和医生等更需要的人。多个公寓楼甚至给住户发邮件,请大家不要戴口罩,以免给别人带来恐慌。这几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超过2000例/日的速度飙升,但记者在超市、银行、邮局和大街上看到,几乎没有美国人戴口罩,偶尔看到几个戴口罩的几乎都是亚裔或老人。一家银行的客服经理告诉记者,银行没有禁止员工戴口罩,但她不喜欢那种窒息感,因此不会佩戴口罩。

在法国,如果患上流感等传染病,人们会戴上医用口罩,以防传染给其他人。而FFP2或FFP3口罩通常被叫作“鸭子口罩”,适用于医疗救援人员、家庭医生、护士等,不适用于普通人。法国专家指出:“普通市民在进行外出购物等活动时,戴这类口罩没有意义,应该把它们留给真正有感染风险的人,比如为病人插管、检测病毒的医生。”法国大多数民众则更倾向于把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人归类为危险群体。

截至3月19日12时,法国累计确诊9134例。但法国政府曾在3月4日称,不论哪种类型口罩,都必须持有医生的处方才可以购买。因此,公共场所戴口罩的人并不多,即便戴了口罩,也有非常大一部分人佩戴方式不够科学,比如只遮住嘴。

过去,西班牙人不仅认为公共场所戴口罩的人不健康,就连医生也没有戴口罩的习惯,除非进行外科手术等操作时。近年来,西班牙人对口罩的看法稍微有所扭转,原因是西班牙大力提倡骑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不少人为防止尾气污染,骑车时会戴上口罩,但也仅仅只有一小部分人。

大多数情况下,西班牙人将大街上戴口罩的人看作“怪物”。笔者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一到春暖花开的4月,西班牙大街两侧的梧桐树会飘下许多粉末,令人窒息,因此外出一定要戴上口罩。当地人都以为笔者患有严重的传染病,路上许多人会与笔者保持很远的距离,甚至绕道走。即便戴口罩可以阻止花粉进入鼻腔,防止过敏,西班牙人也不会戴,情愿去药房购买抗过敏药物。

截至3月19日12时,西班牙累计确诊14769例,已成为疫情重灾区,可民众仍我行我素,即便封城多日,西班牙人上街购物、遛狗时,依旧拒戴口罩,甚至有西班牙官员公开宣扬戴口罩没用。西班牙人几乎把戴口罩的人看作病入膏肓、临近死亡者。这种观念让亚洲人哭笑不得,即使身上有口罩,在地铁里也不敢戴。无奈之下,有位华人想出一个应对之策:把口罩缝在围巾内侧,用围巾裹住脸,这样才能躲过西班牙人的另眼相看甚至“围攻”。

一位华人女孩告诉记者,她花了打工攒下的积蓄买了1000多只口罩,一半捐给了医院,另一半打算在街上赠送给行人。然而,没有一个西班牙人接受她的礼物,有的人还用怀疑的目光窥视她。目前,西班牙华人社团募集了上万只口罩捐献给医生、警察等需要与民众面对面工作的群体,同时宣传口罩的防护效果及佩戴方法,希望扭转西班牙人对口罩的看法。

当地时间3月18日,捷克内阁决定,为了遏制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所有人必须在公共场所戴口罩。捷克因此成为欧洲第一个强制要求公共场所戴口罩的国家。

各国积极应对口罩短缺

对于习惯戴口罩的亚洲国家来说, 疫情暴发后如何买到口罩便成为难题。韩国民众为此非常焦虑。由于疫情突然暴发,各地口罩迅速断货。2月27日起,韩国政府开始在邮局、药店等处出售口罩。有人凌晨4点就开始排队,等待六七个小时才能买到5个,还有许多人排了一上午队却空手而归。人们因此怨声四起,口罩销售点前密密麻麻的队伍更令人不禁捏一把汗。

为了解决长时间排队却买不到口罩的问题,韩国从3月9日起实施新的限购制度:居民需凭有效身份证件登记购买,周一限出生年份尾数为1和6者购买,周二限2和7,以此类推,周末虽然不限,但只允许周一到周五未能成功购买口罩的居民买;每人每周只能购买2只口罩;10岁以下儿童和80岁以上老人,可由同一住址的家人携带有关证明和证件代买。

韩国总统文在寅多次就口罩供给做出指示。“为扩大生产提供支援,制定公平的配给方案,透明介绍供给情况。”文在寅表示,应提前预测民众在购买口罩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并制定对策,及时开发能够显示药店库存的手机应用程序,避免民众为买口罩东奔西走。

韩国卫生部门表示,为保证口罩的充分供应,政府已经与各口罩制造企业合作,建立紧急应对体系,计划每天24小时不间断生产至少1000万只KF94口罩。但有消息称,受材料供应等因素影响,韩国目前口罩日产量可能不足1000万只,这样的产量对拥有5100多万人口的韩国来说,仍不能满足需求。面对口罩缺口,韩国开始着手从海外进口符合标准的口罩。韩国政府3月17日决定,从3月18日起到6月30日,将医用口罩的关税从10%降至0,将生产口罩的核心材料熔喷布的关税从8%降至0,希望能帮助韩国走出口罩紧缺的困境。

在口罩供不应求的情况下,韩国民众发起了一场“不买口罩运动”。在社交网络上,人们通过“未来四周我将不购买口罩”“我没事,您先来”等话题,呼吁不要盲目抢购口罩,倡议“把口罩留给医护人员和弱势群体”的公益图片也纷纷涌现,得到许多网友的支持和点赞。

首尔市政府近日也发起“温馨口罩”宣传活动,呼吁市民将口罩捐给更急需的人。3月16日起,首尔市主要地铁站会发放棉布口罩和手部消毒凝胶,同时接受市民捐赠的防护口罩,优先提供给医护人员、弱势群体等急需的人群。未来,首尔市还将向残疾人、低收入者等群体发放60万只滤片更换式棉布口罩。

韩国科学技术院近日表示,已开发出洗涤后仍保持过滤功能的纳米纤维材料,用其制成的口罩过滤片,即使经过20次洗涤,仍可保持防护性能。不过,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表示,可清洗防护口罩还需接受相关测试和审查,投入商用至少要2个月时间。

日本一直是口罩生产大国,产能很高。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日本政府要求很多口罩制造商大量生产。有企业质疑:如果生产过剩造成积压怎么办?于是,日本政府决定买下这些企业生产的全部口罩,如果未来有积压,就当作劳保用品免费发给政府人员。正是因为日本政府提供了这种保障,口罩制造企业全力生产,力争实现每天1亿只口罩的目标。现在,日本口罩供应充足,政府开始通过邮递的方式,免费给每家每天3只口罩,一次性给够2周的量,优先给疫情最严重的北海道地区发放。

因为平时对口罩的需求不大,所以意大利口罩生厂商每年的生产能力并不高。但随着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大量增加,以及民众的警惕性增强,口罩紧缺问题便日益凸显,全国药店均出现了口罩售罄的现象,甚至还发生医院口罩被盗走的极端个案。意大利护士工会此前表示,口罩等防护物资严重不足,很多地区已经用完。据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报道,口罩制造企业DPI公司十天之内消耗了过去十年的口罩存量,因需求激增,每天都会接到上百万的订单。意大利民防保护部门此前表示,意大利需要800万只外科口罩,以提供给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及其接触者使用;同时还需要数百万个FFP2或FFP3口罩,给直接接触病患的医护人员使用。

除了加大口罩生产,意大利还紧急拨款从全球进口口罩。伦巴第大区政府已经紧急采购了30万只FFP3口罩、20万只医用口罩。意大利政府与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共同设立专门的口罩采购渠道,在口罩到货后根据各大区的疫情状况进行分配。

意大利此前曾向欧盟其他国家请求口罩等防疫物资援助,但没有得到响应。意大利一家公司从中国购买了83万只口罩,打算捐赠给医院和民防部门,不料被德国留下来了,引发意大利民众哗然。目前,中国政府以及企业、华人等民间力量,捐助了大量口罩等防疫物资,已经陆续抵达意大利。欧盟也承诺,正在采取措施,确保向意大利运送医疗物资。

美国方面,在当地时间3月18日,总统特朗普表示将引用《国防生产法》来扩大口罩等防护器具的生产。《国防生产法》是美国1950年通过的战时法案,可以授权总统更大的权力以要求相关行业扩大关键物资的生产。

疫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在我国疫情暴发之时,100多个国家和数十个国际组织表示支持与慰问。如今,全球多个国家面临口罩等医疗物资紧缺的状况,中国在全力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克服自身困难,向各国伸出援手。截至3月19日,我国政府决定向世界卫生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2亿元),用于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国际合作;已经或正在向巴基斯坦、老挝、泰国、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非盟等数十个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组织提供了他们急需的医疗物资。中方鼓励和支持中国的医疗设备、救治药品、防护用品生产企业扩大生产。在保证国内需求的同时,对接国外商业采购需求,共同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贡献。▲